今夜,月光是条温暖的河
作者:ming911 2019-07-30 22:40 来源:广西新闻网-红豆社区
推窗,迎一束清新潮湿的暖风,低眉浅笑里,深情遥望窗前那颗桃花树,她仿佛如昨日那般亭亭玉立,研开的灼灼、艳艳、莹莹,且花红满树,任由风翼送来那情人般熟悉的香息。透过窸窸窣窣的枝叶,她隔玻璃对我摇摆,有妩媚的月光过来,告诉我秋天已然来临,嘱托我忘记濡湿的衾枕,梦里的冰凉,还有眉间依稀可辨的孤独与怜爱。借月色弹指挥袖,舒掌间,取远古的火种,把爱与被爱、无边的思念与缱绻的乡愁一起,文火慢煨一盏相思茶,在袅袅氤氲的茶汤里,试用今夜的月光画一条河,一条温暖且楚楚动人的河。
是的,小草早就泛绿了,她已用尽了力气,萋萋的把自己奉还给了春天。草木葳蕤,簇拥着五颜六色的花朵,掠过枝叶的风儿是多情而浪漫的,欣欣然合着春天的节拍,在水岸匆匆梳妆打扮一番,便山水含黛,一路小跑似的追赶着夏天,低眉处,又水天一色的环拥在风韵十足的秋天。驻足于大同世界,那云朵、浪花、草木、包括眨眼的星星、沉睡的石头,都在盈盈欢歌里,攒足了绿草如茵的光阴,用他们柔柔的臂膀拉着我,隔一帘夜色竖耳聆听,即使隔了时空,隔了光阴,也会听见月光洒下来的声音,那声音薄如蝉翼,却色泽鲜艳,有一种洞穿肺腑的美妙。
毋庸置疑,我是一个对声音敏感的人。花开是有声音的,星星眨眼是有声音的,白云飘过是有声音的,温暖的形容词也是有声音的。这些声音,虽细微如茶靡,入耳,却仿佛有了上古的仙音、歌舞的弦乐、风拂露珠般的曼妙,这是世界最好听的声音,淳朴自然,且动人心弦的从心灵滑过,字腔圆润的珠玑,都有着被月光覆盖的味道。
在我很小心虚构一个故乡的时候,高山阻隔的只是我的童年,而月光穿透山崖,穿过了母亲的梳妆盒,甚至绕过了奶奶的梦乡,到达了现在我所站的窗前。我听见月光流动的声音,那声音,与我家门前那条名动一时的秦淮河,竟有异曲同工之妙,银光碧涛,碧波荡漾,一切,近出奇的相似。
是的,秦淮河是温暖的,父亲背过我趟过,也曾依偎在母亲怀里听一曲吴侬软语的小调,借一弯月色,就着微弱、朦胧的灯光,与画舫一同沉醉在这条绵延的河上。记忆里,父亲,母亲与那条河的体温都是永存的。我曾经和小伙伴们沿着河岸一根根寻找水草杆,然后折成长短一致的数数工具。我们也曾为追寻古香古色的历史遗迹,连心爱的运动鞋都被河水卷走了。父亲很是生气,我趴在他坚实的背上,静默、于无声中,只有月光呼吸的声响,他似乎能听见月光劝慰他的声音。
我曾离开过家乡,离开那条抚育我成长的历史名河,离开那些夜幕下偷偷歌唱的知了和青蛙,奶奶蛮横地阻止父亲不准许我离开,我是多么艰难地与这条母亲河告别,如同她也要流过千万道河湾与艰辛的岁月。奶奶说男孩子不必过河,守着一个女子和一个可以升起炊烟的灶台就足够了。我的行李中有父亲的眼神,母亲的泪光,还有奶奶那固执的鼻息,他们站在河边挥手,影子映在水中,被河水涟漪变形,直到月光把我送出很远、很远,一回头,便会濡湿一片月光,还有那方生我养我的天空。
从此,我喜欢阴郁如河的月色,也只有在月光下,我才能看见母亲腮边的泪水,以及父亲挥手的样子。我时常感到孤单,远在他乡都市的喧嚣与我的梦境总是格格不入,灯红酒绿远比河水澎湃汹涌。每次回去,都如久别的亲人,但魂灵却执拗地说,这条母亲河却越来越瘦了。和外婆的肩膀一样,我忍不住,我不想去看她,她经不住河风拂过,她嚼不动一小块刻满城市烙印的奶糖,她的后背在月光里已不能留下影子。
月光愈发浓烈,在这样浓烈的夏夜,我的思绪越发靠近故乡的秦淮河。此时,多么安静,一只野猫竟然踏着月光散步,它围着那颗桃树,像是在思考生命的话题。犹记去年的冬天,我深夜回家,母亲养了多年的花猫没有出来迎接,它老的已经懒得动了,而出门迎接我的爷爷却吓了我一跳,我突然有些不认识他了,他的脸因为牙齿掉光而凹陷变形,白发稀疏,与多年前在河岸陪我嬉戏的爷爷判若两人。我趁月色暗淡,赶紧抹去了腮边的泪珠儿,无论如何,回家,我应该是高兴、欣喜的。几年前就说他病危,他咬着牙挺到现在,虽然现在无牙可咬了,但时光静好,他还活着,可以活着站在月光下与我对视,活着等我给他领回一个孙媳,把那些绵延子嗣的香火亲手交到她手里。他说话的声音极其微弱,像入睡前灯盏里残留的最后一点火星,随时都可能熄灭,但那点余温,依然如冬夜里薄薄的月光,洒落窗前,燃一炉子嗣绵延的香

以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意见,不代表红豆社区的观点
蔚蓝棋牌 人气棋牌 宝马棋牌 炫乐棋牌 金贝棋牌 奇乐棋牌 花开棋牌 全民棋牌 小金棋牌 火萤棋牌